胖娃娃小说 > 资讯 > 厨中有香夫君乖乖碗里来萝卜-在线阅读
厨中有香夫君乖乖碗里来萝卜-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5 16:34  编辑:sss  来源:袋鼠

娃娃近期看了这本名叫《厨中有香夫君乖乖碗里来》的小说,被书中刘万田和豆花的故事深深吸引着,作者萝卜大大的文笔真是好,娃娃这里力推厨中有香:夫君乖乖碗里来第三百七十五章一举两得精彩章节阅读:此时,面对燕婉的幸灾乐祸,刘珍儿并没有搭理她,径直越过了她,跑进了徐二少爷的房间里面,又开始翻箱倒柜地找了起来。

厨中有香:夫君乖乖碗里来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厨中有香:夫君乖乖碗里来第三百七十五章一举两得

刘珍儿刚刚与那丫头说会把玉佩给找出来了,这自然只是她的权宜之计。

那玉佩早就被她拿到当铺去当了,这会儿少爷突然要那玉佩,让她到哪里找去?

她本来心里想的是,少爷不喜欢戴这玉佩,说不定早就给忘记了。这样的话,她就能有足够的时间攒下钱来,去把这块玉佩给赎回来。

然而她每月也就不到一两银子的月钱,除此之外就算还能得点旁人的孝敬,那也微不足道。五十两银子,也不是一下两下就能攒出来的。至于她家里那边,刘珍儿就更不指望了。

当初沈氏说的好好的,大牛和刘万田都出去干活去了,每个月都会给她几两银子。然而这都快一年了,她也就在头几个月里,收到了几两银子,再往后,就没有了。据说这些银子,也全都是大牛挣下的,至于刘万方,他能养得活自己就不错了。

有这点银子,再加上刘珍儿自己攒下的,总共也只有三十几两罢了,离五十两银子数目,还是差了不少。

十几两银子,就一天的时间,让她到哪里去找?

刘珍儿不由得有些慌了神,没有钱赎回玉佩,这可该咋办?

倘若东窗事发,被老太太知道她竟然把这玉佩给拿去当掉了,即便不打死她,也断然不会再留下她了。刘珍儿坐在床沿儿上面,紧紧咬着嘴唇,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离明天还有一天的时间,她还能想对策。

还好当初,当她得知当玉佩的那五十两银子被人骗去了以后,她就做了些心理准备。要不然这会儿,便不仅仅是慌神这么简单了。

刘珍儿回到自己房间,翻找出自己的包袱,从包袱最里面的一件旧衣裳里,找出了那张当票。

接着,她又打开了另外一个包袱,把那张当票,藏在了里面。

这个包袱自然不属于她,而是属于和她同屋的另外一个小丫头。

这个小丫头名叫燕婉,和她差不多是同时进府的,长相俊俏,一点都不比刘珍儿差,也很是得徐二少爷的喜欢。

为此,即便刘珍儿面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心里却早已把她当成了绊脚石,当成了对手。

这些年,她眼见着燕婉脸面长开了,身段也越发玲珑有致,照这么下去,倘若不出意外的话,她和少爷发生点什么,似乎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到那时候,燕婉被少爷收了房,也是情理之中。

刘珍儿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先她一步发生,所以早就对燕婉怀恨在心。一年前,她心里就暗暗有了个雏形,倘若玉佩的事包不住了,那就正好推到燕婉身上。

和她同住一屋的,除了燕婉之外,还有另外两个小丫头。刘珍儿对这三人素来和善,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

藏好了当票,刘珍儿又回到徐二少爷的房里装模作样地找了一会儿,随后走了出去。

这次,她去的方向,却是徐老太太的院子里。

徐二少爷还在那边,正滚在徐老太太的怀里说笑。

刘珍儿进了院子,并没有直接进去屋里,而是站在了门口等着,似乎是在等着徐二少爷从面出来。

但她才来,徐老太太就发现了她,并且叫她进去。

刘珍儿只能进了里面,跪下给老太太请安。

徐老太太见她面上带着几分焦急惊慌之色,又猜想她来此应该是找他的主子的,便替徐二少爷问道:“什么事儿?”

刘珍儿只跪在上,不说话,但脸上的焦急之色却也越发明显了。

“到底是什么事儿,不能快点说?”徐老太太不耐烦了。

这个丫头是咋回事?平日里似乎还不错的,这会儿怎就这么不利索了?

“老太太问你话呢,到底什么事儿?快说吧!”徐二少爷也低头看着刘珍儿说道。

被他们这番逼问,刘珍儿忽然跪在地上磕起头来,更加不敢抬眼去看徐老太太和徐二少爷,口中却说道:“请老太太降罪,少爷的那块玉佩,不见了。”

“你说什么?”徐老太太顿时拍桌而起,“不见了?那玉佩不是你管着的吗?它又没长腿,怎么就不见了?”

被徐老太太这一吼,刘珍儿吓得瑟瑟发抖。这倒不完全是她刻意装出来的,她也是真的吓坏了。

“我一直将那玉佩放在锦盒里,又放在柜子的最里面,只因为少爷许久都没戴过,我便疏忽了,许久都没想起它了。此时再去一找,竟然就不见了。”刘珍儿一边哭,一边颤抖着声音说道。

徐老太太气得龇牙瞪眼,这么个珍贵稀罕的东西,说不见就不见了?

身为纨绔子弟,只不过丢了样东西,徐二少爷并不怎么在意。而且这块玉佩,还是他不怎么喜欢的,丢了也就丢了。

不过这事儿,却让他在老太太跟前落了面子,还把老太太给气着了,这就不行了。

“你是怎么管的?那玉佩又没有翅膀,难不成还能飞走了?”徐二少爷沉声质问。

刘珍儿越发不敢说话了,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她越是不说话,徐老太太越是气急败坏,抄起手边的拐杖,向着刘珍儿便打了过去。

硬硬地拐杖打在刘珍儿的肩上,让她娇小的身子不由得一个瑟缩,眼泪顿时滚落了下来。但她却不敢哭出声来,若是吵得老太太心烦,只怕更没她的好果子吃。

徐老太太打了这一下,似乎出了口气,又指着刘珍儿,龇牙瞪眼地喝道:“东西丢了,你倒是赶紧去找啊,在这里作的什么死?”

刘珍儿赶忙从地上站了起来,抽噎了一声,跑了出去。

老太太让她去找,她该去哪里找?

徐老太太自然也没指望她,刘珍儿才一走,徐老太太便喊了人进来:“去少爷院子里给我找!就算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

徐老太太气的浑身战栗,一边说着,手里的拐杖一边咚咚地敲着地面。

老太太气成这个样子,自然没人敢不用心。纷纷去了徐二少爷的院子,仔仔细细地找了起来。

刘珍儿比这些人先回来,她进来的时候,几个小丫头正倚着门槛嗑瓜子。见她哭的这副模样,便有人幸灾乐祸地出声问道:“哟,珍儿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说话的人正是燕婉,她和刘珍儿差不多同时进了徐府,来到徐二少爷身边。自打一年多以前这院子里的两个大丫头被徐夫人派往了别处以后,刘珍儿和燕婉便成了这里最大的。再加上徐夫人和豆苗的关系,因此,刘珍儿便成了这院子里最得势的一个,甚至夫人把掌管的徐二少爷起居的重担都交给了她。

刘珍儿如此得势,自然惹得燕婉嫉恨。燕婉便仗着自己的比刘珍儿还要俏丽几分,时常明里暗里地向她挑衅,又在徐二少爷跟前装模作样。

刘珍儿早就对她恨的牙痒痒,只不过在找到合适的机会扳倒她之前,依然和往常一样,对她和善十分。

此时,面对燕婉的幸灾乐祸,刘珍儿并没有搭理她,径直越过了她,跑进了徐二少爷的房间里面,又开始翻箱倒柜地找了起来。

她才刚刚进来,后面老太太派来的人便也跟来了。

“这是要干啥?”燕婉拉住其中一个,问道。

“少爷的玉佩丢了,老太太大怒,吩咐我们挖地三尺也要给找出来。”

说完这话,那人便匆匆地去了。

“少爷的玉佩没了?”燕婉微微皱眉,“那不是珍儿管着的吗?”

说着,她皱着的眉头忽然松了开,红艳艳的唇边漾起几分讥诮的笑意;“我就说嘛,咋这个样子回来了?敢情是挨了打了!”

厨中有香:夫君乖乖碗里来
厨中有香:夫君乖乖碗里来

作者:萝卜 类型:言情 状态:连载中

简介:一个现代吃货要变身古代小神厨,还要带领全家摆脱贫困、发家致富奔小康,豆花表示,这条路并不是那么容易走的。穷不怕,苦不怕,本姑娘人小心大,甜美姻缘更不能落下。还有那些虎视眈眈想找茬的,通通都过来吧,保准让你们竖着进,横着出。

小说详情

上一篇: 厨中有香夫君乖乖碗里来完整版小说在线阅读 下一篇: 厨中有香夫君乖乖碗里来在线阅读-刘万田豆花

相关文章

| 热门小说
  • 我们最终好好的
    我们最终好好的

    渡眠城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无论悲喜,人生该历经的所有事情都不会错过。一路从学校走来,走出象牙塔走进演艺圈。如果追求的从一开始都不一样,换一个人结连理为何要背上出轨的骂名。面对另一半的等候,也许这一辈子的生命最...

  • 全球最强兵王
    全球最强兵王

    甜鸡腿

    丹田破碎,筋脉尽断,一代兵王武神被迫回归都市,入赘豪门,受尽白眼,终于有一天他下定决心,再次崛起……万人都被踩在脚下,曾经看不起他的,那些人都要付出代价。

  • 爱你不是我谎言
    爱你不是我谎言

    弱水小妖

    多年前,我被霍应征抓奸在他大哥的床上。多年后,我只身带着孩子回来,穷困潦倒,身体残破,我只想将孩子交给他走得安心,可他却忽然不肯放过我——一直以为只是逢场作戏,但是这个男人未免也入戏太深。

  • 王爷家的小夫人
    王爷家的小夫人

    束棘藜

    十八岁的唐家大小姐唐易椀突然被赐婚,嫁给九王爷张景尘,外界传闻的废柴唐易椀,因沉迷女色而声名狼藉的张景尘,他表面对她冷淡暗地里却是处处维护,不懂他心思的她却一直想结束这段婚姻。看似平淡的王府生活暗藏夫人们的争宠,平静的朝局实则风起云涌,面对唐易椀旧时竹马的回归,璃西公主对张景尘的爱慕,两人冲破重重阻碍相爱相守,可一场意外,失忆后的唐易椀被误导错认身份,他们能否重新相认,重拾旧爱?

  • 一吻情深:寒少萌妻来袭
    一吻情深:寒少萌妻来袭

    黑非白

    他是家族继承者,她是一名实习医生,一场阴谋,两人相遇,从此种下了往后余生的羁绊。唐依依看着面前俊美精致的脸庞,顿时直流口水。楚穆寒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直接来了一个壁咚,低沉的嗓音在对方的耳边响起,“小宠物,好久不见,”唐依依注意到对方深邃有神的眼睛,瞬间逃出了对方的怀抱,眼睛无辜的眨了一下,“先生,请自重。”楚穆寒勾起对方的下巴,薄唇微启,从怀里面拿出红本本,“楚太太,我们来日方长。”一个关于撩妻,宠妻的轻松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