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娃娃小说 > 资讯 > 徐清砚苏苏小说在线阅读
徐清砚苏苏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15 14:30  编辑:sss  来源:黑岩网

男主角徐清砚与女主角苏苏的小说原来出自作者过往不算之手,这本言情小说《浮生若梦锦流年》讲述了:北方的秋天,凌厉的西风吹薄了天空的浮云,使得天穹显得愈加高远。南归的大雁在这无尽地空中飞过,也只不过留下了浅浅的一道痕迹

浮生若梦锦流年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浮生若梦锦流年第四章 靴儿沟徐疯子

北方的秋天,凌厉的西风吹薄了天空的浮云,使得天穹显得愈加高远。南归的大雁在这无尽地空中飞过,也只不过留下了浅浅的一道痕迹。山野的青草被岚风摇曳地株株枯黄,偶有孤叶停留片刻,惺惺相惜后也就飘落远处。

靴儿沟是龙脊山脉途径云州平阳的一处半腰山谷,于平阳城遥遥相望。山谷两侧地势舒缓,前后是两条窄窄地进出山路,入口处再向下便是东西走向的官道,到西境高原或到幽都入博日格德草原,这里是必经之地。其身后是高耸入云的凤鸣岭。山谷内地势平坦,加上左右山缓林疏,所以谷中空间很大。

传说靴儿沟是一位天神将军途径此处脱靴休息,走时便忘了穿了。故此幻化成了这里。

解甲寨的大当家耿彪对于这个传说从未相信过,用他的话说:这得是一个多么糙的将军,靴子都不穿就走。要不然,就是被人撵得来不及穿吧。

耿彪是个地道的北方汉子,身材高大健硕,略显黝黑得国字脸上苍髯如戟,漆眉下一双虎目透着冷似寒冰的精芒。原本他只是云州府牢里的一名顶罪囚犯,老徐将军被贬至云州统辖军务,觉他是一条汉子便收了他,做了身边的一名近卫。

当年岚殃口一战,耿彪拼死护住受伤的老将军,身上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处伤口,北狄军的鲜血与自己的混在一起,染红了他身上的每一处。手中的战刀早已卷了刃,但他依旧毫无意识,如疯如魔般挥舞着,砍杀挡在他身前的一切,他只是想杀出一条血路,将老将军带回去。

当老徐将军离去的时候,这名七尺的汉子放声痛哭。他觉得如果自己的刀砍的再快一些,将军就不会死。自己离将军再近些,老将军身前的一刀就应该能砍在自己的身上,将军也不会死。

解甲寨原本没有这个名字,只是一个普通山谷,一些周遭逃避战祸的百姓居住于此。老徐将军埋葬在这里时,耿彪和近卫营里十几个老伙计便要求到这里给老将军守墓,徐砚拗不过也就答应了。后来一些上了些年纪,有了战伤的士卒陆续地也解甲进了山谷。谷里的百姓中原有些精壮男子,因为都敬重这位汉子也都跟了耿彪。如此这般下来,几年光景,谷中竟也成了规模,拉起了一股战力非凡的队伍,解甲寨就这样叫开了。

云州开商道,重商贸,各地的商人都云集于此,而云州官府也有大量的商物周转于各地。因此徐清砚便将护送和转运的活计,交予耿彪和他的解甲寨。

寨子里的汉子或是军伍出身,或是跟随军卒习了武的精壮少年。他们的身手和耿彪一样,也和北境军的将士们一样,没有江湖上那些虚虚实实地招式,只是简单地劈砍。但看是简单地劈砍,却是将士于战阵上搏杀百次总结出来的,每一招都只取对方要害,每一式都只要对方性命,以命相搏。

凡是交过手的,都领教过解甲寨人的刚勇,狠辣,于是在往来相遇中多数礼让有加,便是其他州县内的绿林豪杰也都要给上几分面子。上次并州府衙的官兵,夺了解甲寨押运的私茶,以及为北境军制军甲的物料。徐清砚得知后,便领三千赤甲军围了并州府衙。从那以后,便是官府也不太愿意招惹解甲寨了,因为都知道,他们的背后是北境军。

闲暇之时,耿彪总习惯带上一瓶好酒来到寨子后身老将军墓前,喝上一会,和老将军说上一会话。

此时,耿彪正盘膝坐在镇远将军徐镇翊墓碑前的空地上,一只斟满了酒的杯子放在石碑前,一只空了的酒壶握在耿彪那宽大而布满伤痕的手中。他望着山下的寨子,寨子里没有了往昔的喧闹,只是偶尔有马鸣声传出。

妇孺和老人们都已经走了快一个月了,这个时候应该早就到了洛邑城郊的一座庄子里了。听少将军说,那是皇帝陛下早先赏赐给老徐将军的,庄子很大,差不多和这里一般大。也很美,也靠着山。想来孩子他娘和女儿会喜欢的。

想到这他又回头望向墓碑笑着说道:将军,你放心,我不走,我老耿会陪着你的。

一道人影自下方沿着山路跑了上来,一屁股坐到了耿彪的身旁。喘了几口气后,看了看耿彪手中空了的酒壶,一脸遗憾道:没啦?我说耿疯子,你也不说给我留些。

来人是二当家秦方义,是耿彪在近卫营时的下属,年纪相仿,与他一起来到这个山谷,平时就好喝上两口。

哈哈,没了。耿彪笑着晃了晃酒壶。

老耿,各处的弟兄都回来了,去京城的也回来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秦方义揪了一根草茎咬在嘴里继续道:为啥到平阳,不让咱们到上谷城去呢?我可听韩晋那小子说了,小徐将军会在那里。

你知道的还不少呀,韩晋那小子耿彪轻咳了一声继续道到底是个娃子,嘴上就没个把门的。

耿彪侧身拍了拍秦方义的肩膀,站起拂了拂身上的尘土说道:走吧,回去准备一下,明日一早就出发。咱们弟兄得听少将军安排。

秋日正午,云州平阳将军府里,琴声自庭院深处一座小亭中传出。时而松沉旷远,让人起远古之思。时而音色清灵,犹如天籁。亭旁一汪秋水,抚琴之人的身影,映照在这碧水中,一阵风过,泛起层层涟漪。

一个披甲佩剑的少年人,穿过园中亭廊向这边走来,快到近处却放慢了脚步。生怕脚下的声响,乱了这低缓悠远的琴音。

韩晋,有事情吗?琴音停了下来,一双修长的手停放在琴弦之上。此时,徐清砚那剑眉之下,清澈的目光里,还如刚刚抚琴时一般,不含一丝杂念,像这正午秋日般温煦,暖得似乎能包容一切。

许久没有见公子抚琴了,公子的琴技和当年老夫人,真的不差上下呀,尤其是抚琴时的神态,真是和老夫人像极了。说道此处,少年将军不由地伤感起来。

韩晋自小便跟着徐清砚,他本是二将军属下一名轻骑军的儿子,那次出征后父亲就再也没有回来。是徐清砚来到他家里,像哥哥一般牵着他的手带回了府里。他清楚记得老夫人望着自己的眼神,便和这会少将军的眼神一样。只是他进府时老夫人就病了,待到老徐将军过世不久也便离世了。现在虽说也是带兵之人,但韩晋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跟在徐清砚的身边。

我比不上母亲她老人家,母亲性子淡雅、温和,所以琴音会更清幽些。我终究是杀伐之气重了些。徐清砚轻柔的摩挲着手下的古琴,这是母亲留给她的,也是自小便跟母亲学习的琴。

好了,不说这个了,耿疯子到了没有。徐清砚敛了心神,站起身子。

他一袭白衣,白衣领口袖口的滚边,镶绣着银丝流云纹。日光下,挥袖间,散着一道银光。一根月白色云纹带系在腰间,衬出他那修长、健硕的身形。一支古色木簪插于皮冠之中,束起了如瀑的黑发。随着身形站起,面容上原本优雅如画般的神采,消失地无影无踪。棱角分明的五官上又恢复了往日的淡漠,淡漠地让人觉得有些冷,是那种如冰在怀的冷。黑眸里不再是温煦,而是被一股犀利的光芒所代替。

已经到了,公子韩晋一直这般称呼徐清砚,也习惯了,徐清砚此时的神情。

那好,你跟我到静王府,晚一点再去老耿那。徐砚健步走过韩晋身旁。项间一道红线,随着身形走动,时隐时现于银边白衣间。

浮生若梦锦流年
浮生若梦锦流年

作者:过往不算 类型:言情 状态:连载中

他浴血征战,报了家仇,解了国忧,为何却要交出帅印,想要做个闲散的商人?当朝皇帝为何怒喝他“拿着你的将印,滚出去”当他找到了梦中的青梅竹马时,皇帝为何让他只能纳妾不能明娶过门。蛛丝马迹引出当年的冤案,夫妾二人如何应对呢?让我慢慢道来。

小说详情

上一篇: 江左宁静小说在线阅读 下一篇: 言情小说从垃圾堆走出的强者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 热门小说
  • 民国小媳妇
    民国小媳妇

    断言421

    五四政治运动高涨,民国动荡一代小姐成为小媳妇,一段虐恋纠缠这个动荡的年代“就算是一切都已经舍弃,我还是忘记不了你,从一开始的互不待见,到后来的相知相许,我们走过了一段非常漫长的路,但很庆幸,走到最后,我们都没有丢掉彼此。

  • 沅有芷兮澧有兰
    沅有芷兮澧有兰

    月刹月公子

    回京路上,他捡回一个哑女,从此,京中百姓皆叹,战无不胜的五皇子,居然喜欢一个无父无母、不知其来历的哑女,引得多少家的姑娘暗自伤心,同时也不无惊叹,什么样的女子,竟能入五皇子的眼,那可是出了名的薄情冷漠之人。虽然王府的门墙将一切流言隔绝,他也教她如何在冰冷的王室内学会活下去,但是她仍然活的小心翼翼。

  • 白神归来
    白神归来

    梦笔生花

    白云起要笑死了,谁先下套,心里没点B数吗。他很快做出回应:“我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说不定能查出臆想症。”秦若璃嗤之以鼻,毫不在意讽刺挖苦。反而她职业病犯了,表现越是风轻云淡的人,越有问题!沉默地看向白云起,秦若璃冷静了两秒,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又开始打起算盘,“等我收集了到血渍,拿回去让法医化验,证据确凿,一切都将浮出水...

  • 回到八零做富婆
    回到八零做富婆

    落月冰

    再一次任务中光荣牺牲后,周雨霖重生回到了十五岁那年。想玩是吗?那就陪你们玩个够。欺人太甚的婶婶,吸人血的爷奶,这些拿了她们家的都要统统还给她!误惹财阀?不要紧,她还有财阀头子做男朋友。某人:“卖小龙虾这种事情就不要找我了好吗?”某女:“没有什么事情是吃一斤小龙虾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吃两斤。”

  • 二婚娇妻宠到底
    二婚娇妻宠到底

    洛洛

    安然结婚三年,朝夕相处的老公叶晟唯却对她厌恶到极点,为离婚,竟然给钱让她去找牛郎。在安然最狼狈的时候,遇到了雷子琛。都说二婚的女人不值钱,可雷子琛却给她盛世般的宠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