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娃娃小说 > 资讯 > 浮生若梦锦流年小说男女主角徐清砚苏苏在线阅读
浮生若梦锦流年小说男女主角徐清砚苏苏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15 14:30  编辑:sss  来源:黑岩网

《浮生若梦锦流年》小说男女主角是徐清砚苏苏的这本小说是作者过往不算写的一本言情小说,浮生若梦锦流年第三章朝会讲述了:星辉褪去,朝日复出。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再次毫无差别地,将这古老大地上的一切笼罩其中。雨停了,经过一夜雨水冲刷的洛邑城,仿佛

浮生若梦锦流年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浮生若梦锦流年第三章 朝会

星辉褪去,朝日复出。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再次毫无差别地,将这古老大地上的一切笼罩其中。

雨停了,经过一夜雨水冲刷的洛邑城,仿佛是一件掸去浮尘的古器,又呈现出他那古朴典雅的风韵来。尚且存留在叶上蕊间的雨珠,在初阳的映照下反射出晶莹的光彩。

宣政殿内,此时鸦雀无声,静的仿佛都能听到,殿顶木橼的琉瓦间,残留的雨水丝丝的蒸融声。

龙案后的康睿侧身坐在龙椅上,右手食指缓缓敲击着放于案前的奏本。

他在压抑内心地怒火,凌厉地目光扫过阶下,分列两边的每一个文武大臣,最后定格在跪伏御前的御史大夫唐渊和云骧将军郑习凛身上。片刻,康睿轻声道。

给郑老将军赐座。

随即,又将目光看向了御史唐渊。

唐渊,你所奏之事,朕早有知晓,待北境战事完结再做定夺。

康睿明白,徐清砚和自己的静王儿子,有些事情做得是有违律法,但同样知道他们这也是无奈之举。打仗要用钱粮,而朝廷多年战事,国库早已不足,无法给与更大的支持,他们只能自己筹谋。这样便多少会有些出格之举,因此也便将这类参本一一按下。

陛下

唐渊将伏于地面的头抬了起来。

徐清砚公然违抗我大卫律法,纵匪私贩朝廷禁物,将茶盐卖与蛮夷,这已是重罪。然则,又因并州右平郡扣押其私贩之物,竟然领三千赤甲军越州过境,围攻并州府衙,抢夺其罪证。这是罪上加罪,其行可诛。

陛下,国不可一日无法。虽北境战乱,但并非只他一人可敌,尚有静王及诸多将军在。况此人历来风评其差,嗜杀成性,罄竹难书。血阎罗之称谓,不可为不贴切,不可为不表民心。此人不诛杀,必将成为我大卫朝之患。

言毕,唐渊又将头重重地磕在了朝堂地面的金砖之上。

康睿看着唐渊,嘴角的冷笑越发地重了些。

是呀,我卫朝大患,不可不诛杀。

御史大夫听得皇帝的话,将额头已是红肿的脑袋抬了起来。但立即发觉,皇帝望向他的眼神有些狠毒,陡然间不由地全身一寒。

但是你可知道,贩卖之物、所得钱银,有没有进入他们的私囊?

康睿的声音高了些,更加厉了些。

我来告诉你,没有,一两都没有。云州这些年整军、务农、通商哪一样不需要银钱,朝廷没有,他们要自己来想办法。数万的精骑,你知道一年需要多少银两吗?你自己问问户部,云州有没有跟朝廷要过一分钱。

并州扣押私贩之物,哼,真以为朕是瞎子,是聋子。五千军甲器械,是想扣就扣的吗?是非不明,你便是如此为官的吗?

说完,康睿将目光又望向了御案上奏折。片刻后,缓了缓声音。

身为御史,有谏官之职。但何为公?何为私?我想你应该是清楚地。有些事情你清楚,朕也知晓,以私怨为公名,这不应是一个臣子所为。朕不愿提,也不愿想。你也应如此,多以国事为重吧。

说完,康睿便收了目光,不再看他。

一旁坐于椅上的云骧将军郑习凛,正身抬头道。

陛下,北境这些年实属不易,静王和小徐将军能将北境治理如此,并有了一战之力更是功大于过。

北狄既有南侵之迹,我军也应早做应对。然我朝征伐多年,国力尚弱。武威军又征战多年,未有喘息。虽可一战,但无必胜把握。

陛下,不如这般。若战起,北境固守都谷、平阳一线,武威于右平策应。定能抗敌于城下,再遣派使臣施以恩惠,假意和谈。待过数年,我朝国力强盛,定能一举平定北狄。

康睿将敲击奏本的手抬了起来,本想指向郑习凛,但却就势捋了捋唇角的胡须。

他清楚这个云骧将军甚至包括武威军的背后是荥阳氏族。

当年国难之时,他选择了这些氏族势力,他们也选择了自己,便是这郑家,助朝廷平内乱,稳边境。但如今也成了尾大不掉之势,权势遍布文臣武将。这掣肘之态,着实让自己难堪,也有了更多的担心。

虽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但真正做到,又何其难呀!

康睿忽然想起了父皇驾崩前,曾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面容上似乎有种解脱喜悦地神情。那时他很不理解,现在倒是有些明了。

卫朝到现今,早已不复先祖立国时的荣光。多年的平叛征战消耗,加之各种氏族势力林立,使这个朝廷就如在惊涛骇浪中飘摇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倾覆地危险。

父皇当年更甚于现在,苦于支撑,才会觉得撒手而去方是解脱。

他纵容徐清砚,纵容云州军,固然是北境之险危及整个卫朝。但自己也清楚地知道那数万精锐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况且还不包括随时可征调的辅军,那是他的支撑,也是帝国的基石。

徐家并非权贵氏族,康睿依稀记得,徐清砚一身麻衣重孝,跪在地上说的话。

陛下,徐家该我来为陛下,为我大卫朝守云州,守北境了。

平淡的话语,就这样出自一个仅仅十七岁少年的口中,但又是何等地豪气,何等地壮烈。

父皇,儿臣觉得云骧将军所言不妥。

皇太子康世宸出列向前趋身跪拜。

太子的话拉回了皇帝康睿的心神。他双目微敛,嘴角不易察觉地露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示意继续说下去。

父皇,虎狼之心既起,便绝非恩惠能平。况且,儿臣觉得真如徐将军和静王所奏,北狄可能分兵两处,儿臣想,除了进攻平阳,北狄左路必定会攻取临梓。

临梓城和平阳城遥遥相对,若是其中有一城沦陷,便可入城突进,攻另一城使之腹背受敌。若是两城皆失,北狄就可兵合一处。

两城之后便是平原,对于北狄重骑兵来说,我们应算是无险可守了,只需几日便可抵达潼沵。而那里正是天水水流最平坦,岸滩最狭窄之处。由此渡河不消六日即可到洛邑。

此话一出,顿时朝堂上哗然一片,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惶恐之色。

皇太子停顿了一下,抿了抿干干的嘴唇。

所以,刚才云骧将军说将武威军调至右平固守,右平虽有险可拒,但与临梓相隔过远,若到临梓还要经过葫芦岭。葫芦岭是个左右都易守难攻之地,只需一对人马便可阻其前行。

因此,儿臣认为应将武威军调至临梓东南的樊骊,樊骊地处两城之中,既可与平阳城呼应,又可与临梓呈合钳之势。再另遣军马固守葫芦岭,不使北狄西进,将其困死在那里。即便是不敌,两城皆破,也可使三处兵马退至天水共同拒敌。

皇太子语调沉缓,剑眉之下一双明眸透着坚毅。白皙的面容此时隐隐地有些潮红。或是紧张、或是激动,鼻尖处竟有了汗珠,修长的双手因支撑地面过久,显得有些发白。

康睿望着跪在下面的皇太子,轻轻地点了点头,脸上的寒冰之容渐渐褪去。但他并没有接过皇太子的话,而是微笑地望向郑习凛。

郑习凛早已年过半百,身形也不像其他军将般魁梧。甚至可以说有些干瘦,背似乎也有些驼,满是花白胡须的面容上早已布了皱纹。双眉虽有了白丝,但依旧浓的如荆棘一般,只因额头左眼角处有道疤痕,令左眉末淡了些。

这般身形,总会让人误以为他是一位迟暮老人。

但不经意间,从其身上透出的杀伐之气,便会让人陡然一凛。这便是战阵搏杀的老将所拥有的,绝不会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消失。

郑老将军,你说的也有道理。朝廷积弱,即便是朕的身子,也觉得不如过去,多事都有些力不从心。

过去懿德皇后在时,常与朕说起老将军,还说要多照拂老将军。每每说到此时,朕都要说,哪里需朕照拂,多是老将军辅朕罢了。老将军随朕东征西讨,立下汗马功劳。有老将军,实是我卫朝之幸。昔日的催马扬鞭,战阵杀敌,老将军是何等的英武。今日为何有这般言论,莫非真的是怕了?

康睿望了一眼阶下的郑习凛,想了想又道。

这么多年的沙场征战,想必老将军身子上,留下了不少疾患吧?近来,我听说你的眼疾犯了,如何了,用药了没有?

康睿的讥讽加询慰之言,让云骧将军有些难堪,却又不知如何作答,见皇帝问起自己的眼疾来,赶忙起身跪下道。

谢陛下关心老臣,老臣的眼疾已无大碍。

哦,那就好,上了年纪就应该好好将养,不易过多操劳。像你这般年纪是应该含饴弄孙,享天伦之乐的,是朕误了你的好事呀。

说着康睿笑了起来,下面的群臣也跟着轻声笑了起来。

你看不如这样,让郑烁来任将军职。让其辅太子世宸统辖边境战事,你也享享福,如何?

说完,康睿便目不转睛地望着郑习凛。

郑习凛抬起了头,望向龙椅上的皇帝,又转首看了看旁边的太子不由地苦笑着,无奈地点了点头俯身跪拜道。

谢陛下体谅,老臣遵旨。

秋日里的夕阳,将天边一朵朵形状各异的云彩涂染成了玫瑰色,绚烂的余辉便在这朵朵玫瑰花中流转。

仿佛是一位娇羞的少女透过云纱翘望,又仿佛是一位婀娜多姿的舞者,在薄纱轻缦中展现她那迷人的风采。当最后的一线光坠入天际,天地间渐渐没有了嘈杂声,一切都回归了平静。

太子府里的仆役们井然有序地忙碌着,掌灯的小厮用火折子将风灯里的蜡烛点燃,一盏盏挂到屋檐下,灯光照亮了整个府邸。

书房里,坐在太师椅上的郑习凛愈发显得有些苍老,脊背比今日早朝时弯地更厉害了一些。他望着站在身前的皇太子有些无可奈何,他是康世宸的外祖父,但礼法上又是皇太子的臣子。

太子呀,你今日在朝堂上不该说那番话呀!

郑习凛叹了一口气。

你母后去的早,外祖父这都是为你的将来着想呀!有些事情你不愿意听,但我不能不想呀!都拼光了,将来若有什么事情该如何是好呢?

外祖父

康世宸面带微笑地向椅上的老人深深一礼。

我明白您老人家的意思,也明白您的苦心。但这次事关国运,况且近期越国屡犯南境,朝廷已派兵马驻守。

本就可战之兵不足,现如今除北境军外也就武威军战力强盛了。如不全力抗敌,国将不国。又何来太子?何来国君呢?卫朝没了,我又到哪里去承袭皇位呢?您说是不是。

说完,便将桌上的茶盏递了过去。

郑习凛接过茶盏,饮了一口,放回桌面,苦笑道。

你说的也是这个理。

老人挺了挺身子,轻掸了一下胸前的衣襟,一股霸气在老人的身上陡然地迸射出来。

你父皇现在是要一点一点地拔掉,氏族大家在朝廷的势力,今天就拿咱们家开刀了。让你舅父来接将军职,算是给了些体面。但若论沙场之上,咱们郑家儿郎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战事若起,外祖父也定会披甲上阵,看看北狄的骑兵到底如何厉害。

老人全然没有了老迈之态,一股冰寒的杀意瞬间浮于干瘦的面容之上。

外祖父,今日为何御史大夫的言辞如此激烈?康世宸有些疑惑地问。

听到这话,郑习凛敛了刚才的骁勇之色,如寻常老者一般坐下身来,叹了一口气。

还不是因为当年都威将军的事。那唐家与曾将军家一直有些渊源,而且曾将军与唐家老二有过救命之恩。所以徐清砚他老子砍了曾将军与其子的头颅,以他们两家的关系,当然是记恨于心了。

老人将桌上的茶盏拿起,继续说道。

曾将军也是一个善谋略之人,非莽撞之辈。就是不知当年为何如此?这么多年了,也无从探究了。

说完,便将茶盏里的茶水一饮而尽。

洛邑城北,洛樱巷。

巷口处有一座很大的府邸。

府邸正房左手的山墙前有一座假山石,假山石旁生有一簇绿竹。长得不高,枝干纤细,有风吹过发出一阵哗哗的声响。已是入秋,本是翠绿的竹叶,有的却早早便添了一抹黄。更有那不堪风雨的枯败了,落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

此时,一位银发青衫的老者正站在屋门外雨廊下,若有所思地望着,口中喃喃道。

郑家,武威军。

浮生若梦锦流年
浮生若梦锦流年

作者:过往不算 类型:言情 状态:连载中

他浴血征战,报了家仇,解了国忧,为何却要交出帅印,想要做个闲散的商人?当朝皇帝为何怒喝他“拿着你的将印,滚出去”当他找到了梦中的青梅竹马时,皇帝为何让他只能纳妾不能明娶过门。蛛丝马迹引出当年的冤案,夫妾二人如何应对呢?让我慢慢道来。

小说详情

上一篇: 江左宁静小说在线阅读 下一篇: 言情小说从垃圾堆走出的强者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