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娃娃小说 > 资讯 > 浮生若梦锦流年by过往不算小说在线阅读
浮生若梦锦流年by过往不算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15 14:30  编辑:sss  来源:黑岩网

徐清砚苏苏惊心动魄的故事是作者过往不算的一本言情小说,书名叫做《浮生若梦锦流年》,小说精彩内容试读:云州,地处卫朝的北方,龙脊山山脉如巨龙一般自西向东进入云州境内,将云州和博日格德草原分隔开来,在都谷郡低下了高贵的龙首,

浮生若梦锦流年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浮生若梦锦流年第二章 云州的夜

云州,地处卫朝的北方,龙脊山山脉如巨龙一般自西向东进入云州境内,将云州和博日格德草原分隔开来,在都谷郡低下了高贵的龙首,深深地扎进了地下,没了踪迹。

云州平阳城,此刻虽也是深夜,但滴雨未落。

浩瀚的苍穹之上,星辉似波,月光如水。

南西巷的云州将军府里,徐清砚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做了一个好长的梦,真的好长,长到仿佛过了一世。

他先是梦到一个年纪不过总角的小女孩,胖嘟嘟地小脸上眉眼带笑,小女孩脸颊上那粉嫩白透的肌肤,即便是在梦里,都想去碰触一下,但又怕一触即破。

他还记得,自己将一块玉佩戴在了小女孩的项间,坠与胸前,并且稚嫩地说。

苏苏,我娘说这是麒麟兽,是一对的呀!我有一块也送你一块,它会保护你的,我娘说的。

爱笑的小男孩说的十分肯定。

随后,又梦到女孩家人被驱赶离府时,满是仇恨的目光。听人说,是父亲砍了都威将军和他儿子的人头,但怎么也不相信父亲会那样做。

他还梦到了二哥,二哥血染全身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就是笑着,没有说一句话。他想喊一声。

二哥,你回来了吗?

可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怎么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临醒来前,他梦见了父亲。

梦见父亲苍白地双手紧握着自己,眼神里透露着不甘和对自己的担心与不舍。他想抱起父亲,却什么也没有碰到。

星光透过窗棂斜射到屋内,洒在地面上留下了斑斑亮点。

徐清砚用手拍了拍脸,清醒了许多。近来是有些累了,诸多的军务,让这个不过刚刚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面容有些憔悴,但这也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

当年二哥浑身是血,带着一千轻骑,义无反顾地冲向追击而来的三千北狄重甲虎骑军时,他便知道二哥不会再回来了。便是此时,徐清砚也能清晰地记得,二哥回头时那惨淡地笑。

身为怀王的康睿返京承接皇位时要带他走,父亲没有说话,他也便摇了摇头。虽然自己当时还小,但他觉得自己应该留下来,应该让大哥和小妹跟怀王回到京城。

因为他觉得在徐家,大哥应是个文官,是那种在朝堂上衣着庄重、之乎者也对奏的大文官。

大哥经常念叨月是今朝月,人是他乡人。于是便想,大哥一定是念京城了,念京城府邸里那一汪清池了。

小妹是个女孩子,应该和母亲一样在闺阁里抚琴弄弦,描花绣鸟,过着大家闺秀的日子,也不应该在这里。

等到父亲逝去,皇帝康睿依旧提出,让他与母亲一起回京,徐清砚知道陛下是心疼徐家。但他也只是跪着,说了一句徐家该我来守云州,守北境了。便不再起身。

徐清砚记得当时皇帝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爱惜又似乎有些悲壮。

皇帝离去时,册封了自己云州抚远将军职,辖制北境军。并且留下了一起随他而来的二皇子康世华。册封二皇子为静王,领云州制一职。

那年,他们都才刚刚十七岁。

皇帝上马前只与他们二人说了一句话。

五年,不,十年,杀光他们。

徐清砚记得这句话,也按照这句话做的。

每次战阵迎敌,他都以死相搏。因为他知道,沙场之上没有胜负,只有生死。即便是降俘他也一一斩杀,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败了就只有死。

为此朝廷上的言官多有参奏其不仁,但最终也不了了之了。

不光如此,在北境治理上他与静王康世华一起定下严苛的刑律。

凡是迎敌不前者,杀,临阵退缩者,杀,通敌者,杀,不尊将令者,杀,奸掳掠者,杀,为匪为盗者,杀,持武无故伤人性命者,杀。

诸多刑律,诸多杀伐。也让自己背上了一个血阎罗的称号。

虽然有了这般不好的声评,但云州境内倒是百姓乐然。虽未到夜不闭户,也便差不多少了。

既然醒了,就再睡不着了,徐清砚披上了外衣,翻身下了床。借着透进来的星光,走过镂花木屏门,来到外间的书案前,点燃了书案上的一盏烛灯,橘色的烛光立刻充满了整个屋子。

外间不是太大,陈设简单,平日里只是当个书房使用。

书案靠近窗户,每次朝阳升起,都会将第一缕金光投射在此。书案后侧是一排书架,书架之上摆放着诸多书籍。书架的右手靠墙,墙上挂了一幅苍岩松涛图,水墨渲染,雄壮奇伟。松涛图的下方有张条案,条案之上放置着一张七弦瑶琴。

这是一张造型古朴的桐木琴,琴面漆质光滑,光影照人。漆面上有断纹,细看下断起处竟如梅花绽放。十三枚银色的琴徽镶嵌在深褐色的琴面上,犹如繁星缀空。七根笔直的琴弦有轻微地磨损痕迹,由此可以看出,这把琴应是有些年头了,琴的主人也是擅弹之人。

徐清砚由书案处走到古琴旁,用修长的手指轻拨了一下琴弦,屋内即刻响起了沉稳悠扬地琴音。他闭上眼睛,让这声音在自己的耳边萦绕着,很是惬意地点了点头。

回到书案处坐下,书案上平铺着一张地图。地图上详细地描画着,卫朝北境的山川河流和乡县郡府。他将目光锁定在都谷郡的位置,都谷郡虽说是郡,但却是不大,因为多数下县,如今朝廷都无法实际掌控。灯光有些暗,徐清砚将旁边的烛灯挪了挪。

这时,房门被推开,一位玄衣打扮地少年端着一盆清水走了进来。

少年容貌清秀,双目明朗有神,虽说是少年,但玄色衣衫下的身形却是高大魁梧,与其相貌倒是有些不相般配。

韩晋,你怎么也醒了?

徐清砚抬头看着进门的少年。

公子,我本来睡的就浅,见屋里亮了灯,便知道公子起来了。

少年将手中的水盆放到了临门处的架子上,回头道。

公子,要洗漱吗?

徐清砚摇了摇头,将落在地图上目光,向前抬了抬,北狄幽都四个字如刺般地映入他的眼帘。

幽都,北狄国的都城。

北狄原本是极北苦寒之地的游牧民族。极北之地多是冰原,经年酷寒,因环境所致,其民风彪悍,又多游牧,因此善骑射。自迁徙到博日格德草原后,东征西讨逐,步吞并了草原上的大小部落,自立为汗。

初期,北狄尚能与卫朝保持兄弟友邦之情。没过几年,便因卫朝国力消退,内患外忧不断,无力顾及北境的缘故,起了狼子野心,动了南侵之念。

北狄的重甲虎骑军尤是悍勇,在战阵上冲锋陷阵,势如破竹。

卫朝朝廷本是积弱多年,在北境云州驻扎的兵力便也不足,骑兵就更无优势可言了。而尚能征战的步兵,却无法抵抗北狄虎骑军的冲击,几番对阵,都大败而归。不得已,痛失了幽都,退到都谷郡一线死守。

自徐清砚与康世华得授命以来,除了制定和颁布了严苛的律刑,二人整军务,开商道,重农耕,一系列的举措,北境云州的境况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而且可战之兵也增加了许多,尤其是骑兵,更是成规模地组建。

现如今,在云州以及整个北境,无论将官还是士卒,都遵从抚远大将军,以这位年轻的将军为标榜。

无有胜败,直言生死。

这句话也在军中,口口相传。

因此,近些年来,双方虽有交手,卫军也不似过往那般羸弱了。

浮生若梦锦流年
浮生若梦锦流年

作者:过往不算 类型:言情 状态:连载中

他浴血征战,报了家仇,解了国忧,为何却要交出帅印,想要做个闲散的商人?当朝皇帝为何怒喝他“拿着你的将印,滚出去”当他找到了梦中的青梅竹马时,皇帝为何让他只能纳妾不能明娶过门。蛛丝马迹引出当年的冤案,夫妾二人如何应对呢?让我慢慢道来。

小说详情

上一篇: 江左宁静小说在线阅读 下一篇: 言情小说从垃圾堆走出的强者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 热门小说
  • 岁月尽头有人伴
    岁月尽头有人伴

    栎瑟

    生日那天,她遇见了一个神秘男人,她仓皇逃离,肚子里却多了个宝宝。五年后,为救病重的女儿,她找上他,从此惹上腹黑冷酷的男人。说好只是名义上的未婚妻,他却对她百般欺负。她推他,“我要和你解除婚约!”他却把她紧紧抱在怀里,怎么也不放开。

  • 乱穿的世界真的没问题吗
    乱穿的世界真的没问题吗

    华文驳论

    到处穿越别的世界,在自己的世界摸摸鱼,偶尔逗逗明星美女,平常当老师,教教学生。这生活可比当杀手来的快活多了。

  • 化爱为谋:独宠甜心无处逃
    化爱为谋:独宠甜心无处逃

    泰山彩石

    简介: 为了替出国的妹妹续约,健身房里,许芷月认识了传媒公司总裁韦卓,于是两人之间展开了唇齿之间爱的摩擦。第一次见面他把她的汤碰洒了:“长得高是吗?长得高是骆驼,你怎么不在沙漠里,来这里干什么?”第二次见面。健身房里他看着她问:“你就是许芷月?我看你来这里就是滥竽充数1“我勒个去!怎么每次看到这家伙小宇宙都要爆炸一样······”

  • 带只蟑螂去修仙
    带只蟑螂去修仙

    李清流

    中二青年李清流,偶遇逗比蟑螂王,从此踏上修仙之路。金钱,美女,唾手可得。当强敌来袭,李清流吓得在兜里翻来翻去;你找啥啊?当然是找蟑螂咯!“小小强,上,给我打趴他们!”李清流如是说道。且看这中二青年,是如何在都市中混得如鱼得水!

  • 闪婚蜜爱:薄少的萌系小娇妻
    闪婚蜜爱:薄少的萌系小娇妻

    芒果

    蔚雨夕机缘巧合之下睡了薄氏大总裁。跑路之后,机缘巧合之下又回到了薄夜霆的狼窝。两个人互相折磨,想让对方把牢底坐穿。在薄老太太的助攻之下,两个人迅速扯证。婚后依旧“相爱相杀”。直到爆出薄夜霆出轨的新闻,和薄夜霆甩过来的离婚协议,蔚雨夕才发现自己就是个笑话。多年之后,薄大总裁看着眼前迷你版的蔚雨夕,怒吼,“蔚雨夕,你竟敢带着我的种跑路!!!”为了追回自己的老婆和宝贝闺女,薄大总裁把节操一扔,开始花式追老婆。“老婆,我无家可归,能否借宿一宿。”“呵,格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