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娃娃小说 > 资讯 > 言情小说浮生若梦锦流年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浮生若梦锦流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15 14:30  编辑:sss  来源:黑岩网

言情小说浮生若梦锦流年这本书是作者过往不算的代表作,男女主角是徐清砚苏苏,小说精彩章节试读:是夜,风起。厚重的云,遮蔽了本就稀疏的星辉,似要挣脱束缚般地向下挤压着。片刻,雨水便如重珠坠落,肆无忌惮地击向一切可及之

浮生若梦锦流年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浮生若梦锦流年第一章 雨夜都城

是夜,风起。

厚重的云,遮蔽了本就稀疏的星辉,似要挣脱束缚般地向下挤压着。片刻,雨水便如重珠坠落,肆无忌惮地击向一切可及之物。

珠雨敲打在飞檐凉瓦上发出砰砰的声响,继而汇聚成流,倾泻般的冲向地面。

地面上的泥土,终是抵不住这水流的撕扯,形成沟壑般的道道纹线,水蛇便在这纹线中窜将而去。

洛邑城位于中原腹地,是一座经历过历史沧桑的古城,也是过往数个皇权所在的都城。风云变换,城旗更迭。但洛邑城依旧以它巍峨的身姿伫立着,用它那悲悯的目光,注视着世间众人的生死轮回。

当下的洛邑,是卫朝的都城。与过往一样,它仍旧繁华着曾经的繁华,荣耀着曾经的荣耀。

但在此刻,所有的荣耀与繁华,都被这风雨击的狼狈不堪。雨水毫无顾忌地将它罩于其下,肆意地冲刷着城中每一个角落。

便是不说那洛邑大街的青石路面,水流成河。也不说东锦路两旁茶肆酒楼的招牌旗帜,风雨飘摇。

只说那百花巷里应季开放的木芙蓉。这个晚秋,原本正是木芙蓉风姿艳丽的时节,那或白或粉或赤的花瓣,美如芙蓉初出水,娇若菡萏露中花。

就是这美,这娇,常使文人驻足抒情,墨客止步感怀。更有那闺阁之人,遮了容掩了面,在巷中走走停停,欣赏花景。

然而此刻,这美、这娇,早被这无情的风雨吹落了锦瓣,打折了碧枝。就连落于地面的碎叶乱花,也被流水带着飘向了远方。

唯一可喜的,便是这暴雨并没有乱了世人的更习。子时的城中,百姓院户里多半早已吹灭了烛火。

那城南著名的露华阁中,虽说灯火依旧,但其间也都郎情妾意地揽香入怀,行那改行之事了。唯有那风流才子,依旧在自己心仪的清倌人前,说这夜、这风、这雨、吟上几首诗,道上几句词,来博得佳人一笑。

终究是太晚了,倦意一起也便无趣了。廊檐下那盏盏大红灯笼仿佛被掩了光芒,昏暗的在雨夜中随风摇晃。

城中,宽阔的洛邑大街上,一队披蓑衣带斗笠的武卫营巡城而至。

队伍最前头是一名骑着高马的校尉,雨水透过斗笠湿了他的脸颊,又顺着脸颊流到了脖子里。他直了直身子,用手在满是雨水的脸上抹了一把。有些徒劳,只是瞬间又湿了满脸。

校尉嘴里嘟囔了几句,想来也是在抱怨这鬼天气。手中的缰绳猛地一抖,双脚轻磕马镫,身下的高马便向皇城方向奔去,后边的士卒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马蹄声与兵士们踏在积水处的啪啪声,在这般大雨中,瞬间也就无迹可寻了。

皇城坐落于洛邑的中心位置,是由众多的宫殿和亭阁组成。

最外一圈是红墙灰瓦的护城城墙,城墙内侧宽大的甬道上铺着青条石。甬道两边都有一些亭阁屋舍,楼宇宫殿,多用于皇宫大内的各司衙门。再向内,又是一道城墙围住了里面的皇宫。

内城城墙修的极是高大坚固,整块整块的巨石高高垒起,挡住了一切想要窥探其内的目光。

此刻,皇宫内御书房的大门紧闭着。门前两名侍卫身着亮甲,手按刀柄笔直地站立两侧,如此大的风雨也没有乱了仪态。通明的灯火从门缝里透出来,掠过两人的身上,随即便消失在雨夜里。

房间里数十支描金红蜡照亮了整间屋子,粗大的蜡身不时地向下滴落着烛泪,棉制的烛芯因为燃烧偶尔会发出啪啪的声响。

屋内左右两边立有巨大的红漆圆柱,圆柱之上绘有鎏金盘龙,形态张扬霸气。立柱之下各有一名内侍,素衣打扮,身形纤瘦,面容白净。此时两人都微低着头,垂手而立,不敢轻易地发出一点声响。

只是其中一名年纪老些的内侍,不时地侧目,怯怯地望一眼坐在御案前的人。片刻后,老内侍仿佛鼓了好大的勇气,抬起头咽了口唾沫轻声说道:陛下,已过子时......

话未说完,一道凌厉的目光直射过来,剩下的话也便咽了回去。

御案左右两边立着两盏宫纱罩灯,烛光透过薄如蝉翼地纱罩,将铺在案上的一张卫朝全境地图照的清晰无比。

靖德帝康睿一手拿着密折,另一只手在地图上沿着线路比划着。蹙起的浓眉一直未舒展过,拿着密折的手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他知道,这场即将到来的杀戮不比过往的任何一次。如果败了,卫朝是无法承受的,卫朝也将陷入生灵涂炭的境地。

康睿放下手中的密折,低头微闭双目,用手支撑前额揉搓着。老内侍见状,赶忙快步走上前,来到他的身后轻柔地按着皇帝的肩膀,依旧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看着眼前这位已过不惑之年的皇帝,繁重的国事令他双鬓早已有了白发,金冠束发下的消瘦面容,此时更添了一份倦意,老内侍不由地在内心轻叹一声。

烛光摇曳,案前铜雀香炉里的檀香袅袅散开。

书房外,曲廊的白石地面上有三个人缓步而行。

走在后边的是两个身穿淡青曲裾直衣的宫女。其中一名宫女则一手持伞,一手托着食盒紧靠在身,生怕雨水淋湿了食盒。另一名宫女右臂直伸,将手中的油伞向前举着,罩住了走在身前的人,而自己大半个身子早已淋湿。

伞下之人,身着朱红印花双绕锦缎深衣,一条云纹金边的宽幅束带系在纤细的腰身上,勾勒出婀娜的身姿。

因为雨寒夜冷,女子身上还罩着一件深色对襟长袍,长袍上的金丝牡丹绣的是栩栩如生,精美秀丽,显出了女子的高贵气质。

女子双臂微端,宽大的袖口处一双修长白皙的玉手,交叠的放在小腹前。步态轻稳,仪容端庄。只是风雨太大,袍边裙尾已经被雨水淋湿了。

门外请安声响过,大门便被轻轻地推开。

老内侍见到进门之人,连忙错身跪倒,与早就跪伏在地的年轻内侍一起轻声道:

参见皇后娘娘。

康睿睁开了微闭的眼睛,望着已经走进来的皇后笑问道。

这么晚了,这么大的雨,你怎么过来了。

说罢便将密折放入御案上的檀木匣子内,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手臂,走到旁边暖阁里的桌旁坐下。

皇后屈身见过礼后,也跟着皇帝走进暖阁。跟随的一名宫女接过皇后解下的长袍,另一名宫女也连忙上前,将手中的食盒放于桌上。

皇后笑言道。

妾身听说,陛下一直在御书房。这会都过子时了,想是皇帝也该有些饿了,便做了八宝甜粥和几样小点心送来。

说完,便将食盒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摆在圆桌上。

放好点心后,皇后陡然敛了笑容。转脸望向阁外的老内侍,寒声说道。

刘内侍,你是越来越会服侍皇帝了。

阁外的刘内侍听到这话,顿时跪伏在地,如筛糠般颤栗地说道。

老奴该死,老奴该死。

说完,便砰砰地磕起头来。

恰巧,康睿正拿起一块桂花糕放到嘴里,随口接了皇后的前一句话。

还真是有些。

听到这话,刘内侍脸色顿时变得如死灰一般,瘫软地倒在地上哀求道。

求陛下,娘娘饶恕老奴吧。

康睿不知所言地望了刘内侍一眼,随后便笑着摇了摇头。

和他无关,你就不要责怪他了。

说罢,挥了挥手,让侍从们都退了下去。

也是有些倦乏,康睿吃了几口点心,便坐在了暖阁内的床榻上。

皇后见此,知道皇上今夜又要在此间休息。便唤来随身宫女,打了热水,亲自服侍皇帝漱洗一番后,自己也褪去了衣饰,躺在了康睿的身旁。

皇后原是前朝大学士柳方颜的庶女,康睿为怀王时入府做了二夫人。只因大夫人早逝,又甚得喜爱,康睿承帝位后便册封了她为皇后。

柳皇后侧卧在康睿的身旁,将头轻枕在他的胸前。

平素里,柳皇后便喜欢这样,似乎这样能听到康睿的内心。明黄色的蜀锦薄被遮了大半个身子,嫩白如凝脂的香肩露在了外头,如瀑般的乌发散落在身,几缕青丝挡住了半边面容。

陛下,妾身知道陛下国事繁忙,但也应该爱惜自己的身体,老是这样,熬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柳皇后轻声地说着,柔若无骨的玉手轻抚在康睿的胸前。

康睿微闭着眼睛,抚摸着柳皇后那白皙柔滑地手臂,没有作答。半晌,他睁开了眼睛,似自言自语地说。

北境云州要打仗了。

此话一出,胸前的玉手猛地一颤。

适才还凤眼含情,楚楚可人的柳皇后有些惶恐地抬起了头,望向了他。随后又无声地垂下头,重新枕在了康睿的胸前,眼泪却流了出来。

康睿用手拭了一下柳皇后满是泪水的脸颊。

我知道你担心华儿,也知道当年将他留在云州,你也怨我,可是他是静王,他.......。

康睿没有继续说下去。

泪水依旧流着,作为母亲,柳皇后希望儿子虽不能继承大统,但也应能承一番大任。不过,那时仅仅十七岁的康世华,在自己的眼里终究还是个孩子,更别说那北境的烽火战乱了。

柳皇后勉强地带了一丝笑容,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喃喃道。

是呀,他是静王。

继而又抬起了头看着康睿。

但徐清砚和华儿终究还是个孩子,要是徐镇翊徐大将军还在,就.......

她没有将话继续说下去。因为她感觉到抚在自己身上的手停了下来,甚至有轻微的颤抖。过了一会,便听康睿缓缓地沉声道。

是呀,咳,他们都不在了。

柳皇后知道皇帝说的他们是谁。

自王府时,便跟随在康睿身边的将军们,在这些年平内乱、征西戎、灭北梁中都逐一逝去。五年前,镇远将军徐镇翊又战死沙场,这一噩耗让康睿瞬间更添了白发。

片刻的沉默后,康睿伤感地说道。

人言将军百战死,哪有壮士十年归呀。

雨依旧下,整个皇城,整个洛邑都被雨幕笼罩着。无人的街道上,积水如初,四处流淌。而在此时,洛邑城的一角,一名骑士随着武卫营校尉,快马飞驰出了城门,向北冲进了雨夜中。

浮生若梦锦流年
浮生若梦锦流年

作者:过往不算 类型:言情 状态:连载中

他浴血征战,报了家仇,解了国忧,为何却要交出帅印,想要做个闲散的商人?当朝皇帝为何怒喝他“拿着你的将印,滚出去”当他找到了梦中的青梅竹马时,皇帝为何让他只能纳妾不能明娶过门。蛛丝马迹引出当年的冤案,夫妾二人如何应对呢?让我慢慢道来。

小说详情

上一篇: 江左宁静小说在线阅读 下一篇: 言情小说从垃圾堆走出的强者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 热门小说
  • 沅有芷兮澧有兰
    沅有芷兮澧有兰

    月刹月公子

    回京路上,他捡回一个哑女,从此,京中百姓皆叹,战无不胜的五皇子,居然喜欢一个无父无母、不知其来历的哑女,引得多少家的姑娘暗自伤心,同时也不无惊叹,什么样的女子,竟能入五皇子的眼,那可是出了名的薄情冷漠之人。虽然王府的门墙将一切流言隔绝,他也教她如何在冰冷的王室内学会活下去,但是她仍然活的小心翼翼。

  • 白神归来
    白神归来

    梦笔生花

    白云起要笑死了,谁先下套,心里没点B数吗。他很快做出回应:“我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说不定能查出臆想症。”秦若璃嗤之以鼻,毫不在意讽刺挖苦。反而她职业病犯了,表现越是风轻云淡的人,越有问题!沉默地看向白云起,秦若璃冷静了两秒,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又开始打起算盘,“等我收集了到血渍,拿回去让法医化验,证据确凿,一切都将浮出水...

  • 回到八零做富婆
    回到八零做富婆

    落月冰

    再一次任务中光荣牺牲后,周雨霖重生回到了十五岁那年。想玩是吗?那就陪你们玩个够。欺人太甚的婶婶,吸人血的爷奶,这些拿了她们家的都要统统还给她!误惹财阀?不要紧,她还有财阀头子做男朋友。某人:“卖小龙虾这种事情就不要找我了好吗?”某女:“没有什么事情是吃一斤小龙虾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吃两斤。”

  • 二婚娇妻宠到底
    二婚娇妻宠到底

    洛洛

    安然结婚三年,朝夕相处的老公叶晟唯却对她厌恶到极点,为离婚,竟然给钱让她去找牛郎。在安然最狼狈的时候,遇到了雷子琛。都说二婚的女人不值钱,可雷子琛却给她盛世般的宠爱。

  • 仙人掌的情歌
    仙人掌的情歌

    梓裕

    阮叶歌是一位植物学家,整日沉浸在植物的海洋里无法自拔。她的母亲在她小的时候就乱牵红线,和自己好姐妹的孩子程浩连了根红线。两个孩子都很优秀,只是优秀的方式不大一样。阮叶歌大学学习的植物学后读研究生,然后继续攻读博士,在研究院的工作。程浩呢学习散打,武术,跆拳道总之是怎样暴力怎样来,但程浩的学习很好,长相也很出色,是很多女生喜欢的痞帅痞帅的类型。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很好,但是感情上无关情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