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娃娃小说 > 资讯 > 白满弓的小说教授的养女
白满弓的小说教授的养女

时间:2019-01-11 15:07  编辑:斗胜公鸡  来源:袋鼠书城

对于作者白满弓的作品斗胜还是看过几本,要说最突出的就属这本《教授的养女》了。其中教授欧阳剑和养女恬妮的故事被他描写得如同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这么贴近现实的写法,已经很少能在网络小说中看到了,因此特别推荐给大家。

教授的养女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教授的养女第7章:痒

“不是不是,老婆,就陪高局长喝顿酒,唱几首歌,我就有望升副局长,工资涨一倍不说,你成了局长夫人,也有面儿不是?”郝仁苦苦央求着道。

“不去,打死都不去!那个高俊马,就是个色鬼!”说起老公的领导高俊马,恬妮就掩饰不住厌恶。想到那张地包天的大嘴巴在自己身上啃,她就觉得恶心。

这个高俊马,跟英俊高大的继父比,简直一个在地,一个在天。

郝仁讨了没趣,就把手探入妻子怀中,摸她的大鼓包,笑嘻嘻说,老婆,打一炮,这个可以吧?

没想到恬妮一句话就顶回来:“去你的,哪有在娘家干炮,不吉利!”

“那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恬妮就说过几天,郝仁碰了一鼻子灰,老大没劲,回单位加班去了。

打门走出来,恬妮见继父再没离家出走,而是坐在书房打电脑。

吃午饭的时候,恬妮解了围裙,感觉龙尾骨那里发痒,用手去屁蛋子上抓痒。没想到越抓越痒,她就一蹦,蹦入书房,向继父求助:“爸爸,我尾股痒。你帮我看看,我那里长了什么东西?”

得知继女身上发痒,欧阳教授顾不上男女有别,就叫恬妮掀起裙子。只见她里面套着黑色网袜,那网袜还是开裆的那种。裙子一掀起来,恬妮为了让教授看清楚一点,对着窗光,高高的翘起了龙尾骨。

欧阳剑一看,顿时嘶的吸了口凉气,心说妈呀,年轻就是好啊。恬妮的龙尾骨有磨盘这么大,明明生了娃,居然没有妊娠纹,还是像姑娘时一个样,滑腻Q弹。

把恬妮的网袜拉到腿弯,果然就见靠近菊部的一块地方,长了一小块红斑!

“爸爸,看到没,是什么东东?”恬妮只觉奇痒难耐。

欧阳剑就一口断定,这应该是螨虫咬到了。给继女涂了遍药膏,拿出除螨喷剂,在继女的床铺那儿喷了一遍。

“爸爸,我这里也痒!”欧阳剑最疼她,一旦她有什么头疼脑热,他都会放下手头的工作,带去看病。

可是这回不一样,当乱妮分开雪白的大腿,把自己的秘地展示在眼前,顿时欧阳剑嘶的吸了口凉气,一对眼睛睁得大大的,就差掉入继女的那之间里去。

“这……要不咱们上医院看大夫?”

恬妮撒娇道:“我的大教授,看大夫没用呀?只有你能帮我止痒!”

“啊?不行不行!”明白了继女的意思后,欧阳剑把头摇成拨浪鼓。可是奇怪,他说是不行,腿脚却不听使唤。他的眼睛死死盯着恬妮那之间,挪都挪不开!

恬妮光着身子撒娇:“大教授,你帮帮我嘛。人家痒死了!”

教授的养女
教授的养女

作者:白满弓 类型:都市 状态:连载中

《教授的养女》的作者是白满弓,小说主要讲述了欧阳剑是一位大学教授,自从第二任妻子也去世后就对生活心灰意冷。好在他的养女恬妮来经常陪她,让他原本灰色的世界多了一丝希望……

小说详情

上一篇: 得你是我幸沈元杰蒋晨小说_沈元杰蒋晨小说阅读 下一篇: 教授的养女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 热门小说
  • 护心天龙
    护心天龙

    万雨千秋

    他是一个现代版的风流才子,他是一个合格的极品金牌保镖,当保镖的使命就是将女人拉下马,滚床单,还得对方心甘情愿。一个蜀中走出来的少年,游荡在权谋与利益并存的贵族圈子里。上至纨绔子第,下至市井恶霸,对他恨得牙根痒痒。作为一个多才多艺,头脑灵活的保镖,张易多姿多彩与危险并存的都市生活开始了。

  • 此婚意不复
    此婚意不复

    七兮

    楚心言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会是个同性恋,同性恋都算了,还是凤凰男中的极品。在亲手被前夫送上其他男人的床时,她发誓,一定要让那些曾将她送入地狱的人拉进地狱!

  • 一如昨日思情故
    一如昨日思情故

    安默暖

    传说,简家是受到诅咒的家庭,所以,她是简何,也是简媛。因为姐姐的离世,她不得不一人分饰两角来生活。订婚之日她被他强行夺走,从此虐身虐心,当整个身心交付出去时,一切却变了样子,让她生不如死。只是,说好的不谈情,既然他睡了她却不要她,为何还要一朵一朵的掐掉她的桃花?

  • 假如爱情逃不过
    假如爱情逃不过

    招财进宝

    我家破人亡,沦落泥尘的时候是厉爵风将我救赎,给我金钱,名利,身份,可唯独没有给我爱,我藏着锋芒和恨意,在复仇的路上渐行渐远,直到山穷水尽,我才发现,那个最爱我的人,就在我身边......

  • 中了相思的毒药
    中了相思的毒药

    唐婉

    主角为霍叶歌陆深卿的小说叫《中了相思的毒药》,作者:唐婉。中了相思的毒药小说简介:这一次,她的肚子可要争气啊,一定要怀上孩子......医生说了,她已经没有多久的命了......